头头娱乐头头娱乐


头头体育

鞠婧祎、霍尊、张云雷各司其职,能否让中国传统文化受众年轻化?

    作者 / 吴丽仟“相思赋予谁,小辫张云雷。”“国风美少年,不就是我家辫儿哥哥吗 ? ”在位于三里屯的爱奇艺创意中心,虽然即将要面对多家媒体的轮番轰炸,但爱奇艺《国风美少年》总导演王宁平静且佛系。节目的所有争议他并不避讳,甚至会主动提起。“我就是很佛啊,看我发型就知道”。他拿自己的发型开玩笑,聊到兴起处还会难掩激动地回忆起,节目还在海选阶段,张云雷粉丝就会去辫哥哥微博底下喊话,呼声很高。网上有争议指出,一个说相声的,怎么能混进国风的圈子,他能代表国风?王宁哭笑不得:“真正传统文化的专家有几个能到张云雷的影响力?让这么多年轻人开始唱戏?”言下之意,张云雷虽然另类,但他从小学习中国传统戏曲,他唱歌给粉丝听,粉丝再反过来唱给他听,“你看过有谁听相声带荧光棒的?”王宁觉得,这恰是《国风美少年》的终极目标:传播中国传统文化。“从这个调性来说,他就是国风美少年。”鞠婧祎霍尊张云雷,分别扮演了什么角色?国风节目想破圈,为什么不直接请流量明星?“预算、明星档期、意愿,这三个都是我无法掌控的。”在央视做过《经典咏流传》等综艺节目的王宁开门见山,最终敲定鞠婧祎霍尊张云雷这三位召集人,已经是最好的选择。客观存在的难点在于,三位召集人没有在这个位置坐过,彼此找话题、点评选手的状态,都很青涩,也玩不出资深综艺咖擅长的那些梗。台下的选手也会自动把他们当成导师。王宁不怪他们,反而主动把责任归咎于节目组考虑不周:“我们从没想过赋予他们导师的身份。但让他们仨坐在那个位置,自然会被当成评委。这是惯性决定的,我们也没办法扭转这个思维定式。”不过三人定位和分工明确。霍尊着重把关唱功,张云雷对乐曲有研究,鞠婧祎私下学过琵琶和古筝,比较真性情,是唯一不会被国风表演技巧左右的召集人。“喜欢就是喜欢,很real。”有观众质疑鞠婧祎,但王宁更看重的点在于,“小鞠她会说,我觉得你的表演差了一丢丢,你看哪个专家会说一丢丢这种词?”节目需要这种代表年轻女性观众的视角。私底下,王宁感叹他们已经很古风了。比如霍尊会自带茶包和茶具,小鞠和她的粉丝都喜欢喝茶,给节目送的应援物也都是茶和茶杯。“年轻长得好看又古风的,真的就已经没几个可选了。再古风就是专家了。”从根基来说,召集人至少要对得起“美少年”这个词。如何“猎捕”上乘选手?如何制造冲突感?召集人尚且如此,找到符合标准、质量上乘的“美少年”选手,更是难上加难。节目第一期,因为舞蹈表现出挑,被贴上 “敦煌仙女 ”标签的哈妮克孜,被重点推广。可惜的是,第二场唱功并不过硬,很快就被淘汰了。哈妮克孜的短板,正是“选人艰难”的缩影。圈子里的好苗子这么少吗?“你找你就知道了。”王宁意味深长地表示:“我们的精力和整个节目的筹备时间,大概只能容纳这些人了。”他们花了两个月时间,去了不下十所高校海选,但没有一个是超过海搜品质的。为此,只能退回来继续海搜。最终几百人中选出了20人,主要来自微博、短视频平台、经纪公司推送。传说中的古风圈大大们,也不是没找过。但这个群体顾虑多,真正登上大舞台兼具感染力和表现力,艺人潜力和综合素质的,少。略遗憾的是,也有通知面试过了,但选手最终去了其他偶像养成节目。虽然不主动抢人,但在大热的练习生节目面前,国风节目还需要时间证明自己。尤其对迷上了亲手送爱豆出道和看惯了剧情真人秀的观众来说,如何提高节目看点和“制造”戏剧冲突,也是《国风美少年》要解决的问题。戏剧冲突是赛制决定的。王宁坦言:“第一期20个人要平均展现,没有晋级淘汰,矛盾感是差一些。除了召集人意见不统一,国风侠出来搅混水,很难再做出其它的。 ”至于为啥不是一上来就做成特别“炸”的真人秀?他们的考虑是,第一期节目也可以留80或者50人,粗糙点能满足观众猎奇心理。但节目定位还是舞台竞演秀,“一开始希望大家看到最精致美好的部分,前1/3会以国风大秀为主,后段才会向剧情真人秀方向偏移。”《国风美少年》,万事俱备只欠东风?因为“国风美少年”这个名字,节目天然被赋予了更高的责任,难免被“捆绑”。王宁认为国风是传播中国流行之风,不想弄得很陈旧,就像他拒绝召集人身边增加专家席位一样。“大家每天工作完到家已经很累了,看综艺都想轻松一下,谁愿意被上课呢?”但不管是召集人、选手还是投票的观众,都多多少少表现出了谨慎。他们采访现场参与投票的观众,“没有一个观众会说,我就是喜欢他,没有。大家潜意识想的是,我该怎么解释才不会被diss。大家都担心把传统文化搞坏了或者是亵渎了。”王宁总结道。“但其实你不管怎么弄,都有一帮比你资历更深更懂行的人说,你这不对,那不对。那我们为了对就不去改、不去变,成为流行基本就不太可能了。”作为主创,王宁希望大家别给节目赋予太沉重的历史责任感和负担。“敦煌文化在伴随哈妮克孜火的这三五天,成为了热词。大家都在借由这段表演,探讨她演得对不对、演得好不好、穿得对不对、环境对不对、解释对不对。那我觉得这就达到目的了。”目前节目正在不断优化中。但如果第一季就这么难的话,第二季还能怎么做?停顿了几秒,王宁很快又表达了信心:“我倒恰恰觉得第二季好找人。第一季找人难到什么程度?我们面试选手的时候,才艺展示一多半都是唱跳,是街舞。现在很多经纪公司天天就练这个,他们都不知道国风节目的参选应该演什么,都没什么节目可演。”而《国风美少年》第一季播完了后,能给大家提供参照物。“只要有初心,能混过我们的面试,再加上有些附加的才艺。他们会来的。我不信全国只有20个能上《国风美少年》的人,肯定还会有。”说着说着,王宁开始吆喝上了:“垂直类节目可能会淘汰综合能力强但单一维度不强的人。没关系,来《国风美少年》。我们每期能展现一个你的新技能。”目前节目没有想象中那么理想,但王宁也恳请大家多给他们一些时间。“我们确实想把它好好做,这类节目太少了。最起码让年轻人有的看吧?”

欢迎阅读本文章: 匡文彬

头头娱乐官方注册页面

头头体育